1. <rp id="kst0a"></rp>

      暗訪|不良PUA組織:把女性當“獵物”,以“TD”為成功

      2021-01-05 14:02 來源 : 澎湃
      “真的有技術和魅力,就算知道你是‘PUA’又如何,(女性)一樣乖乖找你。”在“泡學團隊”的“天月導師”看來,男性追求女性是一場狩獵,這背后充滿情感操控和對女性的物化。
       
      12月初,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赴多地暗訪調查發現,市面上部分打著“戀愛指導”名義的機構,收費教PUA課程,將男女之間從“邂逅”、相識到發生性關系,變成一套可以快速復制的標準化程序。
       
      女性被稱為“獵物”,將女性“TD(推倒)”是教學的主要目的之一,各類交友軟件是導師的“實踐授課基地”和學員的“練兵場”。“教學”過程中,大量學員與女性聊天記錄截圖發在學員群里,回給對方的一句話,往往經過百名學員和導師集體討論。這些截圖未打馬賽克,對方的聊天內容、賬號頭像、昵稱敞露在群中。這宛如一場“圍獵”。
       
      此外,部分機構更是直接教授曾多次被曝光的“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將男性和女性的交往分為“天堂周期、瘋狂榨取、專屬烙印、自殺鼓勵”等階段,鼓動學員為了完全“榨取”女性,故意離開讓女性產生自殺的想法。
       
      目的不良的PUA挑戰社會倫理和法律。有研究者認為,不良PUA是一種新型的精神控制術,輕則導致受害者自責、自罪、自殘、自殺,重則危害家庭和社會。

      付費的“戀愛指導”
       
      Jasonaye自稱讀研究生一年級,為了“泡高分妹子”付費加入到“小睿情感”的會員群中,跟著導師上課。他稱,學習PUA兩年,運用理論并實踐操作,先后“泡”到了兩個“6分”左右的女性。在學習課程后,他給女性打分,分為高價值和低價值女性。
       
      Jasonaye所在的PUA學員群中,除了他還有131人。入群須支付298元,同時獲得一份導師自稱融合PUA行業所有知名戀愛導師的“撩妹情商提升課程”。
       
      付費是接受“戀愛指導”的前提。記者調查發現,市面上的戀愛指導機構少則收費百元左右進會員群買資料自學,多則交上萬元導師一對一線下指導,“理論”聯系“實踐”。報名數最多的是交上499元或599元進入會員群,導師定期語音授課。
       
      “豪哥”和另一名男導師“天月”、女導師“妖妖”組成戀愛指導團隊——“泡學團隊”,運營者自稱為“中國最大線下實戰把妹機構”的“浪跡學院”網站。
       
      網站設置有“撩妹、撩漢、聊天話術、泡妞課程、PUA實戰案例”等板塊。其中,在“撩妹”板塊,網站通過圖文形式介紹“約會時如何肢體進挪、女生的哪種動作暗示,就可以做‘親密動作’、酒吧撩妹套路”等內容。在“PUA實戰案例”版本,展示了學員如何在導師教授“拿下”各類女性的聊天記錄截圖。
       
      PUA(Pick-up Artist)字面意思是搭訕藝術家,起初指一群受過系統化學習、實踐和不斷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泛指擁有吸引異性的技巧,讓其為之著迷的男女,大多學習對象為男性。
       
      “豪哥”報價,拉群培訓3個月599元,更高級的導師“一對一指導、私家門徒課程”3000元,而如果報名“線下實戰把妹”,4天3夜需要5000元。
       
      付費599元報名私教課程后記者被“豪哥”拉入到314人的“學員”微信群。他向記者發送了包含圖文和視頻的教學資料,資料有如何打造高質量“展示面”,也就是通過擺拍的美食、美景照片及富有內涵的文案“改造”朋友圈及其他社交賬號,也有和女性交往中根據各種話術吸引對方,在夜店、酒吧、電影院、飯局場合下約會的技巧,最終實現“私密空間”操作。

      在交友軟件實踐聊天話術
       
      在這些教授PUA的導師看來,女性所說每一句話、舉動都有“拆解”的招數。可通過話術引導女性按男性的“框架”聊天,感情升溫后“約出來”,在約會技巧指導下最終和女性發生性關系。
       
      學習話術和約會技巧前,先要“改造”形象、設置優質“展示面”,作為吸引女性的第一步。記者調查發現,接受線下授課的學員會先被導師帶去挑幾身衣服,然后去咖啡館、西餐廳、寵物店、景點拍一些精致的照片,設置成微信和交友軟件賬號頭像或用來發朋友圈。
       
      如果只是在線上學習,導師通常會挑一些“帥哥”的照片發群里,讓學員挑選設置成交友軟件賬號頭像,并編輯有“格調”的個人資料,設置優質“展示面”。
       
      相比于設置展示面,聊天話術和約會技巧是整個PUA課程的核心。
       
      12月6日,在西南某地一寫字樓7樓一間三四十平米辦公室內,記者見到了“泡學團隊”導師“豪哥”和“天月”,兩人均稱學習PUA技巧多年,擁有諸多學員。但問及其學歷時,兩人都未回答。
       
      辦公室內布置簡單,幾張辦公桌和幾把椅子,再加4臺電腦成了主要辦公用品。墻上的“筑夢情感”四個字是“泡學團隊”自稱要實現的使命。由于長期用黑色記號筆在辦公桌旁的白板上給前來上課的學員描畫講課,白板上滿是未擦干凈留下的墨跡。相比負責教線下實踐課的導師“天月”,負責接待線上學員的“豪哥”說話不是很流利,每每說到重點內容處就拉一下呢子大衣,開始結巴。
       
      “豪哥”自稱姓何,“天月”姓陳,他們成立了名為“魅之風科技有限公司”的主體專門提供戀愛指導課程。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在今年4月成立,但在許可的經營范圍中不包括“戀愛技巧培訓,情感挽回,情感咨詢服務”。
       
      12月8日下午,記者在位于南方某市一寫字樓17層的“脫單大師”APP運營公司見到了“哈利”和“夏天”兩位導師。“夏天導師”拿給記者一份厚達302頁的《魅力九式》教材,稱是公司創始人根據多年教學實踐總結而成,獨創了“七天把妹流程”、“廢物測試”的分類和破解法則、社交圈“把妹”的方法。
       
      資料的聊天技巧部分講解了多種話術,如“提供價值、產生情緒波動、價值植入、故事起伏和注入情感、推拉技巧、冷讀術、DHV(展示高價值)、服從性測試(CT)、打壓技巧”等。如果女性接受邀約,資料還介紹約會場合設置、約會中肢體進挪要領、進入房間后的“私密空間”步驟等。
       
      同樣,南方某市一辦公區3樓的“快速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導師雨澤”發給記者一份“快速愛情感專業詞語解釋”。這121個“戀愛指導”專業詞語同樣包含“廢物測試、展示價值、背景植入、進挪、打壓、啄米、興趣聲明、轉場、抽離、愚人的笨招、合理的推諉”等聊天話術和約會技巧。
       
      “技巧都是固定的,重要的是思維。”“導師雨澤”同時強調更多要學習聊天“思維”,不能完全依賴話術,“不能人家說一句話,你想半天該用什么技巧回復。”
       
      如果實在不懂如何回復,導師也提供“代聊”服務,學員將與女性的聊天記錄發給導師,導師在線指導如何回復。更有導師會直接登陸學員賬號,與女性聊天,將其“約出來”后交給學員。
       
      “豪哥”向記者展示了幫別人“代聊”的記錄,7000元/月,包成功。學員直接將微信賬號給他,他幫學員聊天將女生約出來。“這個漂亮吧,早都上鉤了,只用了一個星期就撩到了”。他向記者展示。
       
      記者多日觀察后發現,學員和導師展示的聊天記錄截圖幾乎均未“馬賽克”處理,女性的聊天內容、頭像、昵稱被暴露在群中。

      “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
       
      在PUA文化從國外傳入國內一段時間后開始畸形發展,因其熟悉女性心理,被利用為情感欺騙和心理操控的方法,成為“不良PUA”。在案例屢屢曝光的背景下,PUA和“不良PUA”被公眾模糊了界限,PUA成為“騙財騙色”的代名詞。
       
      “好奇—探索—著迷—摧毀—情感虐待”,這是“不良PUA”課程中重要的“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通過心理控制,讓對方感情崩潰、失去理性。調查發現,雖然不斷有案例曝光,打著戀愛指導名義的機構會悄悄給學員講解這種被稱為“情感邪術”的內容。
       
      12月10日,記者以“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情感操控術”為關鍵詞在QQ檢索后加入多個百人,甚至千人規模的交流群。名為“五步陷阱”的QQ群有1276名用戶,90后占比36%、00后占比31%。
       
      加群不久,便有人添加記者為好友,兜售操控術課程資料。記者以15元的價格獲得的這份課程資料中,音頻、視頻和文字三種形式詳解“五步陷阱的流程、陷阱的注意事項和技術技巧、主要目的和談資、實戰案例”等內容。
       
      部分網站也有該理論體系的文章,有的附帶“導師”微信,添加便可獲取。12月12日,名為“撩妹社”的網站發布有“死囚漫步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的介紹文章。添加文后的微信后,昵稱為“喵神”的微信用戶向記者推薦他們的“把妹課程全集”,支付128元便可成為會員,學習資料約8000G課程。如果只購買“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需65元。
       
      “喵神”稱,他現在超過1000名會員,光會員微信群就已經開到“E”,會員學習后效果還不錯。他向記者展示的“完整版會員E群”中,群成員會根據“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的模型圖,探討自己所處的“坑位”,對應從課程中找到知識運用。
       
      在實地暗訪中,“泡學團隊”的“豪哥”發給記者的課程資料中專門有“操控術”和“五步陷阱”內容,以圖文和視頻形式詳解“五步陷阱”操作步驟。資料將男性和女性的交往分為“天堂周期、瘋狂榨取、專屬烙印及自殺鼓勵”幾個階段,鼓動學員為了完全“榨取”女性,故意離開讓女性產生自殺的想法。
       
      “在實踐中會先使用好奇陷阱引發對方的關注,當對方希望揭穿我的真面時,就掉入了探索陷阱;目標在探索陷阱中掙扎的時候,我把預先準備好的高價值充分展示出來,使其掉入著迷陷阱;在目標無法自拔的時候,用自尊摧毀和感情虐待的方式加以鞏固,如此一來,目標再也無法離開了。”一位教授“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的導師在資料中寫到。
       
      “女生說你是PUA,可以不用管她。雖然曝光的多,但對我沒啥影響。真的有技術和魅力,就算知道你是PUA又如何,(她)一樣乖乖找你。”“泡學團隊”的“天月導師”讓記者不要擔心。
       
      “脫單大師”APP運營公司的工作人員雖然否認會教授情感操控術,但“哈利導師”和“夏天導師”稱,他們的戀愛指導課程改進自不良PUA文化,“不能往外說。”
       
      “哈利導師”發給記者一份《黑洞吸引微信課》資料,自稱是授課體系的一部分,從實踐中總結而出。這套課共有20節小課,分為理論和實踐主要兩大部分,其中就包含“畫地為牢、圍而不攻、攻城拔寨、單刀直入、反客為主、死而后生”等話術名詞。
       
      “你可以說它正規,也可以說它不正規,”“哈利導師”調侃,教給學員技巧后,用來“脫單”還是“騙財騙色”是學員自己的事情,“他們怎么用,我們也管不了。”

      導師教“TD”,最高按業績12%提成
       
      雖然以學習后可“脫單”作為宣傳詞,但記者調查發現,多位戀愛指導機構的導師會將學員學習后“TD”了多少女性體現教學成績,這些所謂的“成功案例”往往會通過聊天記錄截圖出現在導師的朋友圈,以此推銷課程。
       
      “TD”就是推倒。暗訪中,導師會在課程中暗示學員通過聊天話術和約會技巧最終要將女性帶到“私密空間”操作,這是單獨一門課,目的是與女性自然而然發生性關系。導師也會將自己在交友軟件中和不同女性的聊天記錄截圖發在群中,鼓勵學員多去搭訕不同女性。
       
      “學員回去后都有TD女生的案例,只不過是多與少的關系。”“泡學團隊”的“天月導師”介紹,他們最差的一個“門徒”學成后都“TD了2、3個”,最厲害的一個門徒,去年4月至今“TD了50個女生”。
       
      但該說法的真實性無從驗證。
       
      在記者以學員身份接觸的這些導師中,他們均稱自己接觸PUA文化多年,多經歷了學員到導師的轉變。
       
      “泡學團隊”的導師“豪哥”稱,他接觸PUA已有6年時間,起初是在其他機構跟著導師學習,學了3年后又在其他機構工作了2年,后來他覺得這一行“有搞頭”,便拉人一起干。
       
      動輒百元、千元甚至萬元的報名費,前述“快速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導師“太子哥”向記者透露了他們公司導師的工資組成。
       
      他介紹,公司主要分銷售和導師兩部分,沒有基本工資和補貼,全靠業績提成。導師每月按授課學員報名的總金額計算,業績8萬元以上可按最高標準的12%提成,像他每個月業績都是12萬元、13萬元,最高達到過17萬元,收入萬元起步;每月6萬元業績以下,“按6%還是9%提成,記不太清”。銷售也是靠業績,因為訂單單價低,最高按20%提成。
       
      “我是之前在這里學習,后來就留下當導師。”“太子哥”介紹,2016年他在“快速愛”學習,后來留下來跟著一起做。剛開始是做情感“分析師”,也就是銷售,打電話推銷課程。一般的“分析師”可能做上幾個月至半年才可以晉升導師,他做了一兩個月就成了導師。目前公司除了4、5名教線下實踐的導師、十余名線上授課的導師,其余均是銷售。
       
      工商資料顯示,成立于2018年3月的“快速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婚姻服務;文化傳播;個人形象設計服務;心理咨詢服務”等。
       
      今年8月,該公司因廣告違法行為被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罰。
       
      處罰決定文書顯示,根據舉報投訴線索,執法人員立案查明,該公司從2019年5月份開始在經營場所內公共走廊上張貼的宣傳畫上,寫有“快速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創辦于2012年”、“脫單率高達90%起,客戶好評度連續兩年超過95%”、“成為了情感行業中口碑最高的情感咨詢公司”用語;在“快速愛10年發展歷程”宣傳畫上,寫有“2018年,快速愛團隊累計學員已超過10萬,備受好評,成為最受歡迎的情感企業之一”;在自建并管理的網站首頁宣傳“中國首家情感挽回,分手復合專業品牌”、“十年品牌,專業服務”、“情感挽回、分手復合情感業務成功率高達97.89%”、“我們的業務里,其中90%的人曾經選擇過其他小機構的服務,最終無效,最后才選擇我們!”;在該網站“關于我們”欄目頁,寫有“成立至今,我們已幫助超過三萬二千多學員”、“總結研究出多套挽回體系”。
       
      公司均不能提供證據證明上述宣傳,并承認上述宣傳都是虛構的事實。市場監管部門責令其立即停止發布上述廣告,不另處罰款。
      偷拍亚洲制服另类无码专区